• <nav id="qasa4"><div id="qasa4"></div></nav>
  • <tbody id="qasa4"><legend id="qasa4"></legend></tbody>
  • 咨詢熱線:0451-82292255

    行業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動態

    不能允許日本福島核廢水排放的真正理由

    發布時間:2021-04-19點擊量:183

    2021年4月13日,日本政府做出決定將福島核電站廢水排放入大海,引發全球軒然大波。人們在網上討論了很多很多,但有一些真正要害的東西卻沒有充分討論到。


    正確地、科學地提出問題,才能真正有效地解決問題?,F在討論的問題是:到2022年,因每天都會新增140噸核廢水,總容量約為137萬噸的現有1000個廢水儲存罐能力將達到極限,如何解決這個 問題?因此,日本決定將廢水經過處理后排放入海。

    支持一方認為:采用ALPS(多核素去除設備)技術后,廢水中只剩下放射性的氚不能去除,但其他放射性材料都能降低到安全要求的濃度以下。只要將現有廢水在排放前稀釋40倍,氚的濃度也會低于世界衛生組織飲用水幅射安全標準的七分之一。大自然中本身就有很多放射性,只要濃度低于安全要求,那就是安全的。如果這么說嘛,只要操作可靠,好像把這137萬噸水排放了也真沒什么大問題。

    反對一方認為:

    • 作為這件事主角的日本東電公司和日本政府前科太多,包括事故產生并嚴重到這種程度,本身就是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司在遇到意外的海嘯事故時不作為而人為導致的。后來又有多次處理不當的問題。

    • 這個排放方案從理論和技術上說可能是安全的,但實際操作中就不知道出什么貓膩了。

    • 日本政府做出決定前并沒有與周邊利益相關方國家和地區進行充分的溝通,相關決定是不負責任的。

    • 其做出這種決定只是出于省錢的考慮,沒有盡到最善的義務。

    • 其他。如對東電自己的ALPS產品質量表示懷疑等。


    如果這么說也有很充分的道理??墒悄?,這些批評并不能從根本上否定東電和日本政府的解決方案。

    真正的問題在哪里?如果只是這137萬噸廢水處理的事情,問題真就比較好解決了。但是,這137萬噸廢水的處理完了,問題就完全解決了嗎?


    640.webp (3).jpg


    福島核污水的來源示意圖

    以上是福島核廢水產生來源的示意圖??赐赀@個示意圖后,最核心的問題就充分暴露出來了:不是這137萬噸廢水排完了就完事了,廢棄的堆芯還是天天產生140噸的核廢水,這個問題什么時候是個盡頭?目前全世界達到7級核事故的只有兩座核電站,一是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另一個就是福島核電站事故。但是,前者的處理結果是用一個混凝土石棺把出事的核電站徹底封死了。雖然并不能說這個問題絕對永久性地得到解決,但至少在混凝土石棺失效之前,對事故現場基本不再需要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年年甚至天天投入資金。如果未來上百年以后混凝土石棺真不行了,一是里面的放射性物質已經有了不同數量的半衰減期,危害程度大大減輕,可以進行終極的剩余廢爐的處理。另一方面,到時一檢查發現還是不行的話,再修一個石棺或其他未來新技術的封閉裝備進一步加固就可以了。這種解決方案是一次性的投入,投完了就幾代人都不用再去考慮這個煩心的事情。但是,福島核電站事故現場目前看是一個近乎沒完沒了,天天都需要投入資金去維護處理的現場,天天都要抽取和處理幾百噸核廢水。這種日子哪年哪月是個盡頭?20年、40年、100年......?東電和日本政府只是舍不得花更多錢找儲存核廢水的地方嗎?可能是也不完全是。因為這是一個沒完沒了要天天花錢去處理的事情,這才是真正讓人放心不下的問題關鍵所在。

    因此,真正關鍵的是必須要找到一種永久性解決問題的辦法,將堆芯真正封死,不再無止盡地產生核廢水了。如果在這個問題解決之前,就接受通過將核廢水排放入海來解決的方案,那就會形成“將福島事故核廢水排放入海是安全的”這種思維定勢,以為這個問題就算最后解決了。一旦如此,未來可是每天都要排放數以百噸計的核廢水,每年數以萬噸計算,沒完沒了。

    這個福島核電站1至4號機組堆芯是融化了,還有上千個燃料棒在里面沒能取出來,還在不斷進行核反應產生熱量,因此也就需要持續地降溫。當然,其核燃料也不是無限大的,其持續時間理論上也有限。從目前日本給出的時間點來看,在2041-2051年可以進行廢爐的工作,到時候有可能不會再產生核廢水。但這個事故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技術問題,無法預測是不是就一定不會出現意外。

    誰能保證東電公司一定能成為百年老店?萬一未來東電公司哪天破產了怎么辦?這筆天天都要花錢處理的事情誰來出錢做?現在如果接受可以將廢水排放入海,認為是安全的,但如果未來沒人出錢ALPS了,甚至沒人出錢抽地下核廢水了,那是不是就一步步放任核廢水、或未經嚴格處理的核廢水排放入海了?如果人類不接受這個結果,那就得靠全人類去出巨資進行永久性廢爐解決方案的工程建設了,尤其是未來地球村的老大來負責解決這個問題。未來地球村的老大是誰?當然是中國嘛,這才是真正要命的問題所在。所以,明明根據太平洋的洋流計算,這137萬噸核廢水最先流到的地方是北美,但美國卻是異常興奮地贊揚日本這么做。因為美國知道這137萬噸核廢水很可能真沒太大問題,但真正的問題卻是在這137萬噸核廢水排完之后。美國到時候如果故意把東電公司搞破產,以上假設的前景就鐵定成為現實了。而只是把一個公司搞破產這就太容易做到了,現在是熱情地支持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司這么做,到時候隨便從海水里找點證據把東電公司往死里整,讓東電公司賠償美國、加拿大、韓國......成百億上千億的損失,甚至還支持賠償中國損失,中國能拒絕嗎?這么一搞,東電公司怎么可能還活得下去。那不就是又得了賠償,又把一個天大的麻煩留給中國了?——你中國可是地球村的新老大,事關全人類生死存亡的大事你老大可得擔起責任啊,誰讓你和我爭老大的。

    因此,中國必須堅持這個問題解決的一個前提條件:在找到永久性解決該問題的方案,實際建設完畢,并且嚴格接受了權威的國際第三方核查合格之前,絕對不接受將核廢水排放入海,即使這種排放從技術上是絕對安全的也絕對不允許。因為這不是一個永久性的解決方案,其安全性完全取決于東電公司是否能永續經營。從根本上說這不是一個技術問題,也不是一個政治問題,甚至也不是實際操作中這特定的137萬噸廢水的排放是否安全的問題。它本質上是一個特定的企業經營管理和抗擊各種外界沖擊能力的問題。至少日本政府沒有作背書說如果東電公司破產了,完全由日本政府負擔這筆費用。況且,任何一屆日本政府做出的承諾,可以永遠有效嗎?

    美國是不可能遏制住中國崛起的,其實美國越來越多的人也認識到這個問題了。遏制不住新的老大怎么辦?那就給新老大留下盡可能多的,最好是麻煩之極的爛攤子。這才是我們需要認真對待的新課題。


    還有一個更糟糕的發展前景是:日本通過這個核廢墟,掌握了唯一有能力對全世界進行核威懾的能力。這可能是一個非常令人詫異,卻又是很現實的結果。自從原子彈出現以后,日本是唯一受到原子彈攻擊的國家。因為原子彈過于強大的能力,全面核戰爭會使地球上人類陷入毀滅,導致了后來世界上沒有國家敢于真的再使用它。中國更是在研發成功原子彈后,公開宣稱“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對無核國家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原子彈的這種無法使用的特性,反倒使它變成不能真正成為實際威脅的東西了。任何國家別說是真的使用核武器,就是表示出要使用核武器的可能,都會受到全世界輿論的強烈譴責。


    但是,日本通過將福島核事故廢棄現場一步步這么操作下去,最終可能變成對全世界進行真實核威懾的一個強大的工具。如果這一步排放成功了,過了十年八年一檢查:你看,我們說沒事真的確實是沒事,很安全對吧?但這個安全的前提是福島核事故現場天天都得有人花錢去維持現有的處理方案。過了十年二十年以后,將廢水排放入海是真沒問題。既然如此那還要那么多儲水罐子干嘛?或者說儲水罐子還在,可是十年二十年沒用,這你怎么確定它們是可用的?到時候如果日本因某種不端行為受到國際社會的什么制裁,東電公司可能面臨破產的境地,那日本政府根本就不用太明確表示,只要有個自媒體說東電公司可能破產,以后福島核電站廢墟現場就可能沒人管了,日本政府對此表態只要模棱兩可,那全世界還不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了?況且這種威懾你能說日本太多不是嗎?似乎是別的國家制裁日本導致的直接結果。這就成了一個非常真實的核威懾,并且是真可以實施的,他本來就排放過沒處理過的核廢水,說是“意外”。但你怎么確定它一定是“意外”而不是“故意”?


    ALPS還是不ALPS,正常情況下當然是會受到國際原子能機構等國際社會的嚴格制約。但如果局勢真發展到日本想要對國際社會進行核威懾的時候,那國際原子能機構說話還算不算數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到時候還不是操控在日本人自己手里,并且這個是真可以進行操作的。當年第一次海灣戰爭時,薩達姆就用炸毀科威科油田對盟軍進行威懾,并且真的炸了很多。到時候日本如果真就把沒處理過的核廢水直接排放,并且就是讓全世界知道它排放了,而且還是以“技術故障”的名義,以此給國際社會施加巨大的壓力。排放幾天時間也就造成一定程度的污染,并不象核武器那樣,一旦放出去可就收不回來了。如果接受了日本的要挾,它就可以停止排放而加入ALPS處理,之前的污染很快消散在茫茫太平洋中。從而,核污染還是不核污染,日本完全可以做到收放自如。


    什么叫核威懾?它有如下特征:

    • 采用核威懾的技術本身,在威懾者手里是可以實現真正安全的。如果原子彈在核威懾者手里可能不爆炸也可能爆炸,那就不能成為威懾的工具,而是成為威懾者本人的災難了。從技術上說,通過ALPS進行處理后,廢水的確可以是安全的。這可能是其排放安全的證據,但從理論上說它也可以是一種核威懾工具的證據。

    • 如果威懾者愿意,這種核技術可以成為核災難。進行廢水處理是一個人為的過程,如果人為地不進行這種處理,那它就成為一種災難了。原子彈是否發射到被攻擊的國家,這即是受擁有原子彈的國家控制,同時也是其人為性質的一種證據。當然,美國的常規炸彈也有被包裝成“誤炸”的案底,但原子彈攻擊要說成是“誤炸”沒人會接受的。而核廢水是否未經處理排放,可以是公開人為的過程,也可以被包裝成技術故障或新的事故而推卸人為性質的責任。因此,這種核災難是可以在更大程度上人為操控產生的。只要這個核廢墟不能采用永久性解決方案來解決,而是處于這種不斷排放的狀態,其他國家就會總是處于提心吊膽的狀態——你怎么確定對方是真心進行沒有核污染的排放,人為的故意有核污染的排放,包裝成意外事故的有核污染的排放。

    • 這種核災難的地點可以進行精確或相對精確的控制。如果日本排放核廢水的地點并不是福島核電站處,而是運到不同地方進行排放,根據洋流的流向進行選擇,這就在一定程度上對核災難的方向進行控制定位。二戰時期,日本無法直接攻擊美國本土,因此讓日本氣象學家荒川秀俊發明了一種氣球炸彈,自動控制其高度到平流層,利用平流層的風向將氣球炸彈送到北美。當時因其精度太差而幾乎沒什么實際殺傷效果,不久后放棄了。炸彈必須很精確地在被攻擊對象處爆炸才能有實際效果。但是,將核廢水排入太平洋中,如果利用特定的洋流將其送到特定國家沿岸,這就成為一種相對可精確控制的超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了。它是一種面殺傷性質的攻擊武器,并且殺傷面可以極其巨大。


    福島核電站的廢水處理問題,已經清晰地具備了以上三個特征。


    我們還可以通過另一個角度來理解這個問題:永久性的辦法真的就沒有,或者成本高到無法考慮嗎?日本真的只是省錢的考慮嗎?2011年3月12日福島核電站發生事故后,日本就開始評估。當年10月28日,日本政府的原子能委員會專門小組公布了有關福島第一核電站報廢過程中面臨的中長期課題的報告草案,其中預測報廢工作需要30年以上的時間。這是日本政府首次就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廢爐工程提出明確的時間表。按照現在的計劃,其廢爐的工作在2041年至2051年間完成,到時廢水排放工作就可結束。如果那樣,到時就不用再排放廢水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每年新增5萬噸廢水,從現在起再有30年,也就是新增150萬噸。加上現在的122萬噸,總共也就272萬噸。就算留些余量算300萬噸吧?,F在要問:如果將這300萬噸廢水保存在一個容器里的話,建設這個容量究竟要花多少錢?


    如果建一個60米高的圓柱型水庫,它的直徑也就不到260米。只要購買一個不到10萬平方米的地塊,深挖20-30米的土層,堆在圓柱型水庫水泥外壁的外圍,從而極大增加其強度。這么一個小工程的建設成本和土地成本能有多少?需要注意的是:并不需要一定是在福島核電站的附近找這么一個地塊,而是可以采用招標的方式,只要在距離福島核電站周圍一定距離范圍內(幾公里甚至幾十公里)都可以,這樣能有效降低購買土地的成本。建設完這個儲存裝置后,并不需要再建設永久性輸送水道,而是可以采用臨時性的軟管,將快裝滿的130萬噸處理過的廢水一次性抽送到這個儲存裝置中,從而將現有的1000個總容量137萬噸的儲水罐全騰空。以每年新增5萬噸廢水計算,騰空后的這1000個罐子可以使用26年才會再裝滿,到時候還是可以采用一次性輸送的方式將這1000個罐子的廢水經過ALPS處理后再次騰空。這樣的方案至少是一種半永久性的方案。經過100年后,大儲水罐廢水中的氚經歷了8個半衰期,放射性衰減了256倍。此時就真的完全安全了。這樣的方案就算成本高一點,也絕對不會高到哪里去。為什么不積極地考慮這種永久性的解決方案,137萬噸水都能存,只要再多存一倍多一點就可以完全解決問題,真就缺少這一點錢嗎?


    如果日本真的是積極尋求這種永久性的解決方案,其他國家是能夠理解,并且捐點錢支持一下也不是不可以考慮,并不需要日本政府和東電公司真的會因這一點錢而為難。美國既然都可以熱情支持其排放入海,捐點錢支持一下建設一個永久性設施更是應該???中國可以用零利潤的最低價格去幫他們建這樣的設施。一個區區300萬噸廢水的儲水罐子,能難到哪里去?想省錢真的是原因,還是一種純粹的借口?就是故意要把事情搞成這樣的狀態和結果?他們完全有能力通過ALPS技術把廢水中的放射性物質去除得只剩下氚,卻被日本自己發現還是有其他放射性物質存在。這是”失職“還是”故意“?我們不能不多一個心眼。


    這一層極度危險的前景,美國都不一定想得完全明白。因此,我們不僅需要對此清楚地考慮,并且要把這個前景清楚地告知美國:你老可是真對日本扔過原子彈的,真不怕日本報復嗎?日本要對美國進行核報復,難道只有原子彈一條路可走嗎?


    同時,為有效遏制日本將其變成一種核威懾的武器,我們一定要認真對待,并且把道理講清楚,在必要情況下嚴正指出:日本已經在變相利用這個核事故搞核威懾。公開這個事情的性質和定位就是要表明,如果日本執意搞廢水排放,中國就可以有對日本核威懾進行對等反擊的權力。這次日本政府正式宣布”基本同意進行排放“,已經引起大量國家民眾對核污染的極度恐慌,這本身就已經達到了核威懾的實際效果。這是一種國防大學郭高民教授所稱的“無界戰”性質的核戰爭。日本的核威懾甚至無界戰性質的核戰爭已經成為現實,而絕對不止是一種評估和猜測。


    這個事情是否如此處理就足夠了呢?事情還是沒有這么簡單。美國是否清楚以上危險呢?如果其清楚卻還是要支持日本這么做,這是為什么?十年前中日韓曾經快要達成自貿區時,美國成功挑起了中日間的釣魚島和日韓間的獨島等領土之爭,并且日本國內支持這個自貿區的要員接連離奇死亡。2020年11月15日,第四次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領導人會議以視頻方式舉行,會后東盟10國和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共15個亞太國家正式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因為中日韓三國都已經包含在這個協議里面,因此,中日韓自貿區就顯得已經是水到渠成了。日本決定排放核廢水后,一個很顯然的結果就是韓國、中國極力反對,非常類似當年美國通過釣魚島和獨島離間中、日、韓的局面又出現了。這是民主黨最擅長搞的手段。因此,我們不能簡單地處理日本核廢水排放問題。綜合下來,應采用如下多管齊下的手段進行反制:


    揭穿日本在搞核威懾的陰謀,并以此強烈提醒美國民眾,其目標最有可能是針對美國的。以此強烈挑起美國民眾對日本的警惕,解除美日在這個問題上的聯合。


    與韓國等盡可能多的國家一起,對日本即有反制,也要有積極動作,表示可以支持日本進行永久性措施的建設工作,以堵住日本的經濟借口。因此,我們要清楚美日即“狼狽為奸,又各懷鬼胎”的復雜局面,不能簡單地掀起另一場盲目反日的運動,落入美國的圈套。


    以排放就是核威懾進行明確定性,讓美日和全世界其他國家都清楚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極端嚴重性,并以此進行輿論戰,最大限度地孤立美日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在新疆棉花問題上,歐洲、美洲和其他國家可以打馬虎眼,但在全球性核災難甚至其有可能發展成全球核戰爭的問題上,我們占據輿論制高點要容易得多。如果美國聯合日本執意要耍流氓,我們也不是沒有耍流氓的資本和手段——日本的ALPS很安全,是,我們很清楚,但各個有核國家的原子彈拿在他們手里也都很安全啊,這能證明拿著原子彈在地球上到處亂漂對世界沒威脅嗎?

    Copyright 2007-2008 多相水處理 All Right Reserevd.版權所有 哈爾濱市多相水處理技術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鴻孚科技

    国产午夜亚洲精品不卡,亚洲女初尝黑人巨高清,仑乱老女人在线观看,18禁止观看强奷视频A级毛片
  • <nav id="qasa4"><div id="qasa4"></div></nav>
  • <tbody id="qasa4"><legend id="qasa4"></legend></tbody>